天水宫颈糜烂做微创要多少钱

  • 时间:
  • 浏览:11

天水宫颈糜烂做微创要多少钱,天水妇科咨询,天水宫颈糜烂必须手术吗,天水妇科哪个,天水多长时间做流产好

原标题:中来股份踩雷私募产品疑云:神秘人担保下高位接盘多只闪崩股

时代周报记者 韩一奇、郑嘉意

因认购的私募产品踩雷闪崩股,1月11日中来股份(300393.SZ)股价被砸至跌停,报收9.5元/股,并收到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

股价跌停正与其前一日晚间发布的业绩预告有关,公司2020年归母净利润为0.9亿元至1.15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52.71%至62.99%。中来股份主营业务包括光伏辅材、高效电池和光伏应用。

对于净利润大幅下降的原因,中来股份解释称是公司购买的委托理财(认购私募基金)在报告期内大额亏损,对净利润影响-1.68亿元。

中来股份在公告中称,其认购的私募基金重仓了济民制药(603222.SH)等闪崩股。

值得一提的是,中来股份此次踩雷事件颇为离奇,其中上市公司所认购的两个基金管理人的注册地址为同一地址,更有神秘人李萍萍和李祥为中来股份的理财产品中的本金和收益率提供了差额补足担保。

1月11日,时代周报记者致电中来股份但采访要求被拒绝。

离奇踩雷

事件起源于中来股份认购私募基金。

根据中来股份披露的使用闲置自有资金委托理财的进展公告,公司于2019年11月至2020年1月间,先后分四笔进行了闲置自有资金委托理财(认购私募基金),向泓盛资产管理(深圳)有限公司(下称泓盛资产)认购了腾龙1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腾泓盛龙4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3000万元、5000万元,向深圳前海正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正帆投资)管理的方际正帆1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正帆顺风2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认购了6000万元、6000万元,合计认购总额为2亿元。

然而,由于上述基金产品重仓的济民制药在去年年底股价大幅下挫,基金产品其他持有的博济医药(300404.SZ)、奇信股份(002781.SZ)、荣科科技(300290.SZ)也自去年12月以来股价闪崩,且在投资过程中使用了杠杆工具。

2020年12月,上述四只私募基金净值较11月份大幅下降,亏损幅度为97.18%,亏损金额达1.587亿元。

这也意味着,中来股份2亿元的资金被用来高位接盘了这些闪崩股。

中来股份在公告中“伸冤”称,去年4月份公司便首次提出了全额赎回申请,但泓盛资产和正帆投资一方面以巨额赎回会引发产品净值出现大幅亏损为由不确认赎回申请,另一方面从 2020年5月开始直至12月底,进行了多次换仓,并未将减仓或平仓后的资金用于公司赎回,亦未通知公司,且运用了杠杆工具。

此外,中来股份表示在前述四只产品的基金合同中约定,基金份额净值0.85为预警线、0.80 为止损线,等于或低于以上净值,即触发预警通知和平仓通知。

然而,产品管理人在正帆1号基金、腾龙1号基金和腾龙4号基金份额净值低于平仓线的情况下,并未按照约定进行平仓操作,也未向公司发起提示。

据了解,目前上述基金产品尚未完全平仓,存在剩余本金持续亏损的风险。

神秘担保人

中来股份此前决定斥资2亿元认购泓盛资产、正帆投资的私募基金,或与自然人李萍萍、李祥同其签订的“定心丸”有关。

据悉,李萍萍、李祥于2020年1月7日向中来股份出具《承诺函》,承诺对泓盛腾龙1号、正帆1号、正帆2号三支基金产品合计1.5亿元的本金及年化10%的投资收益提供差额补足担保。

对于后续应对措施,中来股份称,已就相关事项委托律师采取相应的法律手段,拟向基金管理人泓盛资产、正帆投资及基金托管人申万宏源证券有限公司、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及差额补足义务人李萍萍、李祥提起诉讼或仲裁。

李萍萍和李祥的身份似乎颇为神秘。

据天眼查查询,泓盛资产法人为马伟杰,正帆投资法人为黄建杰,两家公司注册地址均为深圳市前海深港合作区前湾一路1号A栋201室。

据了解,前海深港合作区前湾一路1号A栋201室的地址为深圳市前海商务秘书有限公司,经营项目为提供公司地址信息、代理企业登记、代理记账、及代理申办其它法律手续等。

但是李萍萍和李祥的名字并未出现在泓盛资产和正帆投资的股权结构和管理人员名单当中。

那么自然人李萍萍和李祥为何会签订巨额的补偿担保协议?事实上这一点也引起监管层的关注。

在1月11日深交所下发的问询发函中,要求中来股份核实李萍萍、李祥与泓盛资管、正帆资管的关系,为相关产品提供担保的原因及合规性,公司接受担保时就其履约能力所采取的核查措施及结论;结合目前掌握情况说明其履行差额补足义务的可行性,说明公司未及时披露上述承诺函内容的原因,是否符合信息披露完整性等相关规定。

此外,关于基金管理人注册地址重合以及持仓重合度较高的事项,深交所也提出质疑。要求中来股份说明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董监高人员是否与相关基金管理人及其管理人员、投资负责人等存在资金往来或业务合作等关系。

此次事件的另一个主角,被暴雷私募基金重仓的济民制药的情形也值得一提。

济民制药大股东为双鸽集团有限公司。公开资料显示,双鸽集团实际控制人是李仙玉,持股比例为98.08%。

而济民制药的实际控制人同样为李仙玉家族,包括李仙玉及其家族成员张雪琴(李仙玉妻子)、李慧慧(李仙玉女儿)、田云飞(李仙玉女婿)、李丽莎(李仙玉女儿)、别涌(李仙玉女婿)。李仙玉家族成员多在济民制药担任董事和高管职位,其中李丽莎为济民制药董事长。

据济民制药去年9月披露的减持公告显示,公司控股股东双鸽集团自2020年7月9日至2020年9月4日期间,通过大宗交易方式累计减持济民制药股份46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44%。

从双鸽集团减持时间估算,其减持价位约在35元/股左右,减持金额约在1.5亿元左右。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返回搜狐,查看更多